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

第二十一章:购物路漫漫

  就在夏琪反应过来转身就向离开的时候,一股力量从她身后将她拽了回去,同时她感觉从天灵盖传来了一阵重击。   “好痛……”然而重击并没有将她击晕,又或者说击晕她并不是目的。   “大小姐,你的危机意识还是不够啊。”瑞络这么说着,微笑着摸了摸夏琪的头,“不痛不痛,不哭了了啊。”   “你这是干什么啊!”夏琪感觉自己被瑞络给耍了,自然会有些气愤。   “抱歉,抱歉,一时间起了玩心没有忍住。”瑞络尴尬的笑着,“我们在这呆一会再走吧。”   “啊?为什么啊?这里是男厕所吧。”夏琪作为一个女孩子自然会觉得尴尬。   “现在外面好像在搞什么活动等外面人流量变得少一点再说吧。”瑞络这么说着,其实是在准备确认监视者。   叶尔克这人不能说是老奸巨猾,但是必要的心眼还是会有的,至少会派一名人员来箭矢瑞络的动向。   当瑞络踏出店门之后没多久便感觉到了异样,总觉得有双眼睛在他身后盯着他。   在进入商场之时,瑞络故意没有牵着夏琪的手,相当于将她作为诱饵,独自融入了人群开始观察四周比较适合监视的位置。   一路上夏琪都和瑞络在一起,要是监视者把注意力放在夏琪身上也不意外。   再大概的确认是那几位后,瑞络便拉着夏琪走进了卫生间,此时的他需要去到一个是监视者监视死角的位置,接着就是和外面监视的那位比谁更能沉住气。   虽然说如果监视者如果也有标记人的感知能力并且提前标记了瑞络,那么就很尴尬,毕竟此时的瑞络带着夏琪挤身在一个狭小的隔间内,怎么说和一个才刚认识两个小时的女孩这么亲密,并不是一件再平常的事情。   瑞络躲在隔间内,透过隔间的缝隙,观察着每一个进来的人,并且将他们都标记上,同时注意着之前所看到的几个像是监视者而被标记的人的动向。大约十分钟过去了,只见原本在天台上被瑞络标记的一位缓缓的走到了二楼,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了瑞络所在的男卫生间内。   其实完全可以否定他是来上厕所的可能性,毕竟在他从天台到二楼的楼梯口旁就是一个卫生间,他如果没有什么目的,便没必要穿过人群专门走到这里来。   并且可以看出,他走到了这里后稍微的环顾了四周,而后开始检查没有人的隔间,看来是人为瑞络这么久没出现,应该是从卫生间内准备好的密道逃走了。   就在监视者检查从左到右第五间的时候,瑞络打开了隔间的门,拉着夏琪从里面快步走了了出来,再次混入到人群中。   “这家伙……该不会让他跑了吧……”监视者仍旧一脸懵逼。   “刚才还真是抱歉啊夏琪。”虽然说街上还是有人,不过比起刚才真的是少了许多,至少不会出现走失之类的情况。   “你知道道歉就好。”从夏琪的表情来看,她真的是生气了,并且瑞络的道歉并没有起到半分作用。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决定送你个礼物。”在经过珠宝店时,瑞络特意的停下了脚步,而夏琪则是下意识的往橱窗看去,并且原本在游走着的目光便定格在了一条项链上。   项链的本体由钛金制作而成,只见上面悬挂着一个直径一厘米左右的橙色宝石,在展示台灯光的照耀下闪耀着诱人的光芒。   “看你这么喜欢,就要这个了吧。”瑞络为了确认,指着项链,试探性的询问夏琪。   “诶?你怎么知道?”夏琪又惊又喜,不过下一秒就变成了忧愁,“这价格我们买不起的,走吧。”   说着,夏琪拽了拽瑞络,毕竟在两人面前的是贵族专享的珠宝店,在整个王国也颇负盛名的店面,普通人一辈子于这种店家注定无缘。   “没关系的,钱不是问题。”夏琪没能拽动瑞络,反而被他拖进了珠宝店。   “欢迎光临,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瑞络刚踏进店门,便有导购小姐姐凑了上来。   “柜台的那条橙宝石项链,能帮我包一下吗?”   “您是说缪斯女神之声吧。”导购小姐姐说着,打开了一本图鉴,将照片展示给了瑞络。   “就是那一条了。”   “好的,请稍等一下。”导购小姐姐说着,走到了柜台前询问了钥匙,而后在两名守卫的陪同下打开了橱窗,将项链取出。   “一共是十万五千金币,请选择制服方式。”   “现金支付。”说着,瑞络从荷包中拿出了几枚纯金的硬币。   说来也奇怪,货币单位居然叫做金币,着难免会让人搞混。总之一个纯金硬币等同于七百个货币。瑞络拿出了荷包,里面满满的都是金币。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好吧。”这种商城最不缺的就是人流量和有钱人,自然扒手也不少。而瑞络,专业偷窃十五年,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这是剩下的,您拿好。”柜台的那位将荷包内的金币一股脑的倒进了数钱用的机器,在数好一百五十枚后将身下的金币尽数装回了袋子里还给了瑞络,接着打印出了一张单子,连同已经包好了的项链交给了瑞络,“谢谢惠顾。”   “别动。”没等走出店铺,瑞络便将项链取出,给夏琪戴上,“喜欢吗?”   “喜,喜欢。”夏琪其实想要这条项链已经很久了,碍于工资完全承担不起,如今却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对她来说,这一切似乎美好的有些不切实际。   “别懵了,不是梦。”瑞络牵起夏琪走出了珠宝店,“这些东西你要吗?”瑞络指的是他手中的证明与项链的包装。   “那种东西,带回家做个纪念也不错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扔掉了。”瑞络将两样东西放到进了腰包,“对了,我想起了一家店,我带你去看看。”   瑞络注意到跟踪他们的人并没有离开木廊商场,于是这么提议着,准备甩掉他。   “和小女友约会吗。”只见此时的天台上,一名身穿全身的紧身忍者装的监视者透过天台上的天窗,注视着在二楼的瑞络与夏琪,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瑞络所标记,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在经过两条街和三个转弯口后,两人来到了一家店铺的门前。从店铺的招牌以及室内装修风格,并不难看出这里是一家甜品店。   “我们来这里干嘛?”夏琪问道。   “虽然说这里不是什么最高级的皇室甜品店,不过它的性价比是这整座城评价最高的一家店铺,并且室内的装潢也不会向宫殿般,华丽奢侈却压抑,反到是比较令人感到惬意。”瑞络解释着,推开了店门。   “主人,欢迎回来。”穿着猫耳女仆装的招待这么对瑞络说道。   虽然说在他身边的夏琪也正穿着女仆装,但要是和甜品店内的服务员作对比的话就要朴素的多。   “请问是两位吗?”   “对。”瑞络回答。   “那跟我来吧。”前台的招待将两人带上了二楼,“这是菜单,选好之后按下铃铛人家就会来了。”说完,招待转身便离开了。   瑞络他们的位置旁靠着个落地窗,看向窗外并不能说是眺望远方,不过甜品店正好坐落在丁字路口的交界点,还是有一个不错的视野范围。   瑞络能够看到,在甜品店对面的屋顶上,一位身穿黑衣的老哥正在监视着他。大白天的穿一身夜行服,确实挺显眼的。   “夏琪,选好了吗?”瑞络问。   “嗯,我就要这份草莓夹心蛋糕和柚子茶吧。”   “我来这份巧克力慕斯蛋糕和冰镇卡布奇诺吧。”两人勾选了好了甜品后按下了铃铛,服务员小姐姐立刻便赶了过来。   “两位主人都选好了吗?”   “给,这是菜单。”   “请稍等一下,餐点很快就会送来。”说着,服务员便走下了楼。   “喂,瑞络,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在等待期间,夏琪无聊的环顾四周,似乎发现了什么。   “是,是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瑞络的语气顿了一下,此时最奇怪的要数屋顶的那位老哥吧。要是被夏琪发现了,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附近的人好像都是成双成对的?”夏琪凑近了瑞络的耳边这么问道。听到了夏琪提出的疑问,瑞络多多少少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注意到奇怪老哥就好。   “当然了啦,这里可是情侣专区。”瑞络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情,情侣?”夏琪的身子僵硬住在半空中,几乎贴着瑞络的脸庞的脸颊逐渐的向四周扩散红晕,当然此时夏琪的脸部是在瑞络的视觉盲区之中。   “就是情侣区啊,小琪儿。”瑞络也不是什么木头脑袋,稍微后退了一下,轻轻的托起夏琪的下巴,注视着她的双眸。   “别,别这样,我们还没认识多久……”虽然夏琪嘴上这么说着,但身体却是完全定格。   作为一位纯情少女,第一次遇到像瑞络这般调戏,此时只感觉大脑仿佛融化了一般,无法思考又或者说不想思考,身体温度也在无法抑制的上升着。   “别,别哭啊……”此时的夏琪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呆呆的看着瑞络,浑浊的双眸中渗出了一丝晶莹的光泽。   “客人,你们的餐点……”此时的服务生来的即合时宜有有些不太合时宜,只是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餐点,如同幽灵一般从瑞络的桌前飘走了。   “吃吧……”夏琪总算是缓了过来,坐回了椅子上。乌黑的双瞳又归清澈,脸上的红晕也在慢慢退去。   “刚才要是让你感到有些不合适的话,我先在这说声抱歉……”瑞络觉得自己的玩笑开得有些过了。   “没,没关系,不必在意。”   “真的不必在意吗……”听着语气有些过于深沉的句子从夏琪口中说出,瑞络总感觉毛毛的。   “嗯?怎么了吗?甜品不和你胃口?”见瑞络呆呆的望着自己久久不动手,夏琪发出了疑问。至少从语气和动作上是回到了平常的状态,这倒让瑞络稍微了放心了一些。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但想不起来是什么。”   “照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夏琪含着汤勺看向天花板,“算了不管了,先吃完再说吧。”   “慢点啊,不然……”   “不然怎么?”夏琪抬起头来,白皙的小脸蛋上站着些许纯白的鲜奶油。   “你看看你……”瑞络抽出了餐巾纸,如同两年来经常性对雪姬做的那样,熟练而又快速的擦掉了雪姬脸上所附着的奶油。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夏琪或许是因为一天脸红太多次了,总算是有了正常的反应。   “那么,我们差不多也该走了吧?”在待在甜品店大约一小时后,瑞络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的朝窗外看去,主要还是观察紧身衣老哥。   “阿嚏,这小鬼到底在搞什么。”只见在屋顶上蹲了将近一小时的忍者老哥似乎感冒了,大冷天的就穿了件皮衣,也难怪。   “现在想要去哪呢?”瑞络对身旁的夏琪问道。   “差不多该回店里了……”夏琪有些尴尬的挠着脸庞。   “是吗?我还想再多玩一会的说。”   “做招待明明是我的工作,让店长代班出来玩多不好意思。”夏琪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话说我们最开始出来不是来玩的,好像是要买什么来着的。”   “买木板啊,二楼的洞要把它给补上啊。”瑞络说道,“五金行这附近也该有吧,我记得规模挺大的。”   “我要没记错应该是在那边,整个叶城最大也是最齐全的五金行。”夏琪在谈话间拉住了瑞络的手,带领他在人流中穿梭。   “五金店?这是要干什么?”尽管已经是开春,但天气仍旧处于个位数的温度状态,更别说现在是处于多云兼傍晚时分,敬业的忍者老哥也实在受不了寒风的摧残,从屋顶上一跃而下,利用滑翔衣来到了五金店门口。   尽管高调的到场与奇异的服装引来不少侧目,但民众们也就只是看看罢了,毕竟奇装异服的人在叶城乃至整个王国从来没有缺少过。   然而当他踏进店门的那一刻便注定丢失瑞络这个目标,不,但瑞络踏进五金行时便计划好了如何摆脱这个烦人的家伙,同时能够测试他到底有没有标记人的能力。   
推荐阅读: 《守望的大陆》 《招鬼》 《大羽王》 《古老之风云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