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

第4章 -16

    欧阳崇来找萧湛自然不是为了看电影,主要还是为了正事。     他轻咳两声,严肃道:“你小姑昨天来找我了,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她在公司打拼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血缘亲情是斩不断的,血浓于水,你不要太赶尽杀绝了。”     血浓于水?这句话要是换一个人来说还有一些说服力,可是从欧阳崇口中说出来就显得有些滑稽了,要知道当年欧阳家夺、权时他可是亲手除掉了三位亲兄弟,而且是斩草除根的那种,欧阳湛因为及时被送去国外躲过了一劫。     比起上一代的血腥,萧湛自以为这种手段已经很温和了,可现在他只是想让欧阳玲从崇光管理层退出,老爷子却来告诫他不要赶尽杀绝,果然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心软么。     当年驰骋于东南亚黑白两道的帝王,终于也老了。     萧湛平静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以欧阳家的利益为先,蛀虫就是蛀虫,不分亲疏远近,何况小姑已经不仅仅是蛀虫这种水平,她在崇光这些年堪称毒瘤,如果您觉得比起欧阳家族的百年基业,那点微薄的血缘亲情更重要,那么我不会再插手这件事。”     他这话说得强硬,听上去似乎是服软,实则是一种另类的威胁。     欧阳崇依旧靠在沙发上,沉默片刻,他苦笑道:“是我想差了,我既然已经把家族产业交给你打理,就不会再插手,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好了,凡事有我在后面担着。”     萧湛微笑,“谢谢理解。”     老爷子犀利的目光扫过萧湛的脸上,顿了顿,道:“我这些年一直忙于家族事务,从国内飞到国外就没几天着家,忽视了对你的教育,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让你学点东西,顺便给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教训,没想到是我低估你了,你比我想象中好太多,以至于我到现在还不太相信你跟我记忆中的儿子是同一个人。”     “……”     为了不让别人察觉出异样,他已经尽量沿袭原主的喜好,吃穿用度、生活习惯上也都处处模仿,在公司也偶尔露出一些破绽,一些可以轻而易举解决的事情故意拖延,为的就是符合原主没有经验的设定,可惜处事风格是改变不了的,一个人再怎么掩饰,也不可能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欧阳崇虽然跟原主不算亲密,但是胜在眼光毒辣,一针见血。     萧湛挑了挑眉,淡淡道:“这是当然,因为您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我。”     欧阳崇皱眉。     萧湛微笑,以追忆的口吻道:“母亲去世时,您当时在越南,我一个人独自打理她的后事,那会我还是太年轻,把事情弄得一团糟,那时候我就想,我必须快点成长起来,这样才能独当一面。”     谈及去世的妻子,欧阳崇终于变了脸色。     他唏嘘道:“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七年,你成长得很好,她也能安心了。”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那孩子,他也很好。”     ……     接下来几天《黄沙吟》正式在各大影院上线,网上好评如潮,原程蔚不论是演技还是颜值都圈了大批粉丝,随即之前的丑闻又再次被炒了起来。     有人说,虽然他证明了自己的演技,但是也不能排除他被潜规则的可能性,毕竟这部电影的制片公司是崇光娱乐,这家公司是出了名的认钱不认人,前几部电影里的主角是怎么来的大家都心照不宣。     就在这种呼声越来越高时,网上流出一段视频,是当初试镜现场原程蔚的表演,周遭所有人的表情变化都被镜头忠实记录下来,尤其是林渠当时挖到宝的眼神,简直不能更明显,谣言再次不攻自破。     于是又有人开始黑原程蔚是同性恋,首映礼当天跟同性恋人高调出入,殴打记者,砸毁媒体设备。     原来那天有人路过,用手机拍下了那几名记者拦截原程蔚跟萧湛的全过程,以及萧湛那一句:“设备都砸了。”     之后十多个壮汉将几台机器砸了个彻底,有记者愤怒反抗,反被揍了一顿。     这段视频引起了轩然大波,所谓“殴打记者,砸毁媒体设备”倒是没引起多少关注,这年头狗仔为了挖新闻得罪艺人屡见不鲜,很少有人再当回事,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萧湛跟原程蔚亲密的举动上。     虽然也只是搂着腰,在同性朋友之间很常见,但这两人的身高、颜值乃至于气场都无比契合,以至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俩是一对,这个世界的同性婚姻是合法的,不过仍旧有一些思想老派的人不支持,所以引起了一场又一场的论战。     很快萧湛的信息被人匿名发在网上,当然只是一些表面的,例如姓名,专业,就读学校,富二代等等,真正知道他底细的人很少,而这一部分人并不敢公布这些消息。     没过几天这些消息迅速从网络上消失,很多人先是莫名其妙,然后细思极恐,就在这个时候演员苏瑾接手崇光娱乐总裁的消息传出,其后林渠导演公开表明,将在来年与苏瑾合作第二部戏。     这种举动相当于直接说:老子后台就是硬就是有钱,不服憋着。     在这种毫不掩饰的蔑视之下,黑子们终于闭上了嘴。     ……     刚过完元旦,原程蔚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萧湛在校门口等他。     没过一会听到有人敲车窗,他一直没换过车,从前认识他的人自然一眼就认出来。     他抬眼望去,竟然是苏绮言。     萧湛摇下车窗,问:“有事?”     苏绮言脸色发白,他犹豫了一瞬,开口道:“欧阳,你现在有时间吗……”     萧湛看了一眼时间,按照原程蔚的答题速度还有半个小时,便点了头。     苏绮言坐在副驾驶座上,抿抿唇,开口道:“其实我有件事想告诉你,就是,就是我……我喜欢你”     萧湛看向窗外,讽刺一笑:“哦?是么。”     他的态度太过冷淡,让苏绮言有一瞬间的难堪,但是想起父亲的嘱托,他咬牙继续道:“我以前把你当成朋友是因为我们都是男人,但是你跟苏瑾在一起以后,我发现,我对你也不是没有感觉的……”     “你既然知道我跟苏瑾在一起了,还跟我表白,是不是有些欠妥。”     苏绮言脸色涨红,他支支吾吾道:“抱歉,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而已,我想让你知道……”     接连下了几天的雪,萧湛看着树梢上的落雪,轻笑道:“我虽然不在学校,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你追冯烨追了整整一个学期,现在却来找我告白,不觉得太好笑了么。”     苏绮言猛地抬头,眼眶泛红。     “你果然知道了啊,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很过分,但是我想不到其他办法,苏氏的资金被冻结,父亲被接二连三召去审查,公司股票大幅度动荡,再继续下去苏氏就完了……苏瑾这次真的太过分了,一味纵容他胡来的你也是帮凶,就算父亲母亲以前对他不好,好歹也供他上了大学,他怎么能陷害爸爸,搅得苏氏不得安宁”     萧湛拧眉:“看来上次教你的道理你没有记住,在以受害者的姿态来指责别人之前,最好先问问你的好父亲做了些什么。”     苏绮言握紧拳头,冷声道:“我父亲做了什么还不是由欧阳少爷您说了算,反正你有钱有势,苏氏在你的面前不过是一只蝼蚁,碍到了苏瑾的眼,你便出手帮他清除,哪里有真正的公正存在”     萧湛嘲弄一笑,“既然如此你来找我聊什么,下车。”     苏绮言没有动,良久他忽然握住萧湛的手,道:“我知道你喜欢过我,现在呢?比起刚认识不到半年的苏瑾,我们认识了十几年,从小学我们就是同桌,这种情分不是他可以比得上的,你要为了他对付我父亲吗?”     萧湛厌恶地抽出自己的手,就在这时车门被猛地拉开,萧湛眼看着苏绮言被拎鸡仔似的扯了出去,然后听到了原程蔚愤怒的声音。     “谁准你碰他的”     苏绮言怒瞪着眼睛,毫不退让道:“我怎么不能碰,他是我的竹马,你才是后来的那个要不是受你蛊惑,他怎么可能帮你对付苏氏这都是你的错,你这个白眼狼”     原程蔚捏着他的下巴,声音透着阴寒:“我只说一次,你记清楚了。第一,不许你再碰他一下,第二,对付苏氏我一个人就够了,用不着任何人帮忙,第三,你那位好父亲是个杀人凶手。你要继续当傻子是你的事,但是,别来我的面前犯傻。”     苏绮言被他的气势骇得小腿发颤,全靠一股倔劲撑着,这时旁边传来一声轻嗤,他一回头便看到了冯烨阴沉的脸。     他脸色发青地解释:“不是这样的冯烨,我……”     冯烨没有理会他,对原程蔚道:“让你见笑了,我会好好教育他。”说着他扯着苏绮言的胳膊大步离去。     此时校门前已经围了不少人,原程蔚今时不同往日,在年轻女孩中有着超高人气,萧湛连忙推开车门让他上车,原程蔚却瞪着副驾驶座,一脸的苦大仇深。     萧湛额角抽了抽,只好下车拥着他快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