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网游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天香门之乱(十一)

张景峰一马当先踏进密道,众人随之进入,龚景岩伸手想要扶张景峰,却被他摇着头轻轻推开。     我们打起火把沿着密道一直往里走,从未进过密道的人脸上均充满了好奇,而我和姚慕蝶等人已见怪不怪。     抵达岗哨之后,龚景岩二话不说拿起锤子在铜钟上敲了3下,每一下大约间隔3秒钟。     李圣杰打开了门,他先是对龚景岩施了一礼,然后一脸惊喜地向张景峰抱拳致意,最后看到他身后长长的队伍时不禁瞪大了眼睛惊诧不已。     “天香门有难,本座破例带人入内,从今往后密道将不复存在。”张景峰对李圣杰和王学豪解释道,“你们俩再守几日便可离开此地,届时本座答应你们的一切将一并兑现。”     “多谢掌门。”李圣杰和王学豪喜出望外地拜谢道。     张景峰不再多言,带领众人穿过岗哨来到彼端,随后径直往山下走去,李圣杰等全体人员通过后立即关上了门。     从密道出来后,张景峰不作任何停留来到院门外翻身上马,待所有人都召出坐骑,他带领我们向东南方驰去。     我们在山路上大约奔驰了20多分钟,来到一处山坳,里面坐落着一座宅院,比先前的秘密据点大了足有百倍,我走近后仔细一看,大门上方挂着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秋意山庄”4个大字。     “这地方才像据点嘛。”我密姚慕蝶道,“我猜里面应该有不少高手吧。”     “天香门掌门一系仅存的实力都聚集在此,能不能翻盘全看他们了。”姚慕蝶回复道。     我们刚靠近大门,里面便有人开了门,张巧珊率先冲了出来,几个箭步跑到张景峰身前一把抱住了他,口中连声说道:“爹,你没事吧?我们都好担心你。”     “放心吧,丫头,我没事。”张景峰充满怜爱地说道。     “恩,没事就好。”张巧珊放开张景峰,抹着眼泪说道。     张巧珊情绪平复后又向其他人一一问候,众人亦纷纷回礼。     当张巧珊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时,她不由愣住了,迟疑了片刻后问道:“你是……智障大师?”     “嘿嘿,正是贫僧,我脱了僧袍你都认不出来了吧?”我笑道。     张巧珊疑惑地望向张景峰,张景峰微笑道:“这位是恶虎帮犀利帮主,是他深入虎穴从地牢中解救了我们。”     “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张巧珊恍然大悟道,接着又将目光转向我诚挚地说道:“小女子之前对大师,不,对帮主多有不敬,还望见谅。”     “好说好说。”我大度地笑道。     “巧珊,赶紧拿天香续命丸给掌门服用,迟了恐怕来不及。”龚景岩在一旁催促道,“先前掌门受了内伤,唯有本门圣药才能救治。”     “啊……爹你还说自己没事?”张巧珊急道,“我这就去取药。”     “你龚师叔耗费内力护住了我的心脉,我暂时死不了。”张景峰轻描淡写地说道。     “难怪师叔你脸色不好,原来是为了救我爹而伤了元气。”张巧珊说道,“我给你拿几枚大还丹恢复一下吧。”说着她转身往里飞奔而去。     张景峰率众进入院内来到大厅,首脑人物分别落座,其他人包括庄内留守人员全部集中在大厅内和院子里待命。     过了大约5分钟,张巧珊手捧天香续命丸和大还丹返回大厅,她随手将装有大还丹的黄色小瓷瓶给了龚景岩,然后又郑重其事地将一个浅蓝色小瓷瓶递给了张景峰。     张景峰接过瓶子,打开瓶盖把里面的天香续命丸倒在掌心,大红色的药丸在他掌心来回晃了几下,他深吸一口气,抬手将药丸送入口中吞下。     “景岩,你随我来,咱们去内室运功化开药力。”张景峰说道,“巧珊,这里就交给你和犀利帮主了。”     “放心吧,爹。”“放心吧,掌门。”张巧珊和我异口同声地说道。     目送张景峰和龚景岩的背影进入内堂后,张巧珊舒了一口气,她对我微微一笑,却并未说话。     厅内外一片安静祥和,没有人喧哗,由于前途未卜,每个人都各怀心事。     “犀利叔,你能否抽身跟我走一趟?”窦蔻忽然密我道,“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你想带我去见谁啊?”我问道。     “去见我爹。”窦蔻答道,“我想请你去说服他出手。”     “这是你们天香门的事,我一个外人如何说服他啊?”我不解地问道。     “正因为你是外人才好说话。”窦蔻说道,“当初他跟天香门闹翻才退出了江湖。”     “如此说来他必定不肯帮忙,我去也没用啊。”我拒绝道。     “我爹他曾立下誓言,此生绝不与天香门门人说一句话,所以此间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去劝他,你去的话至少还能说上话。”窦蔻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死马当活马医?”我苦笑道。     “话虽不中听,却是这个道理。”窦蔻无可奈何地说道。     “走吧,你带路。”我答应道,随即又在姚慕蝶耳边轻语道:“我和窦蔻去办点事,去去就来。”     姚慕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窦蔻,鄙夷道:“这么小的姑娘你都不放过?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你想哪里去了啊?”我连忙辩解道,“她想带我去见她爹。”     “哟,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啊?”姚慕蝶调侃道。     “呵呵,她爹是高手,如果能劝他来助拳,咱们这边胜算大增。”我笑道,随后三步并作两步赶上了正在大厅门口等候我的窦蔻。     “犀利叔,那位姚姑娘是你的相好么?”窦蔻问道。     “现在还不是,将来一定会是。”我答道。     “那我预祝犀利叔马到功成。”窦蔻掩嘴笑道。     “小孩子家少管闲事,赶快带路,最好能够在掌门恢复之前赶回来。”我说道。     “哼。”窦蔻不悦地加快了脚步。     我们出了门秋意山庄的大门,骑上马一路向西飞驰了10分钟,来到一处非常偏僻的山脚下,紧贴着陡峭的山体有一间小小的农舍,门前的斜坡上种植了一些蔬菜。     我们下了马,从一条弯曲向上的小道来到农舍前,一个男人正坐在门口修理锄头,他听到脚步声后抬起了头。     这个男人看上去大约40来岁,肤色黝黑,两眼放光,一条半尺多长筷子粗细的疤痕从左额角斜着经过眉间和鼻梁右侧一直延伸到右脸颊,导致整张脸都变了形。     我被此人的相貌着实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窦蔻看出了我的惊恐,急忙伸手轻轻抓住我的胳膊以示安抚。     “爹,这位大叔是恶虎帮帮主犀利哥。”窦蔻介绍道。     “哦。”窦天启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一声,随即又低头捣鼓起了他的锄头。     “犀利叔,这是我爹。”窦蔻尴尬地对我说道。     “在下久闻窦大侠威名。”我抱拳笑道。     “我已退出江湖多年,能有什么威名?”窦天启淡淡地说道,脸上依旧僵硬如初。     我一时无言以对,只得望向窦蔻求救,窦蔻清了清嗓子说道:“爹,如今天香门有难,您就忍心袖手旁观么?我去见过爷爷了,他人虽不能离开万花圃,却委托犀利叔替他支援天香门。”     “你爷爷可好?”窦天启抬眼问道,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温情。     “恩,爷爷他很好。”窦蔻答道,“他还传授了我一套轻功呢。”     窦天启露出释然的表情,然后又低下了头。     “令尊心系天香门,特命令爱和在下前来说服阁下援手。”我信口开河道地说道。     窦蔻看了我一眼,却没有揭穿我的谎言,反而附和道:“是啊,爷爷嘱咐我们务必请爹出手相助。”     窦天启闻言陷入了沉默,久久没有抬头,同时也停止了手上的活计。     “爹……”窦蔻轻声喊道,“爷爷虽然已经闭关多年,可是心里还记挂着天香门,在此紧要关头你就一点也不念旧情么?”     “旧情?我与天香门早已恩断义绝。”窦天启说道,言语中带着一丝凄凉。     “我爹脸上的疤是当年与天香门同门比武时留下的。”窦蔻密我道,“那时候我爷爷刚闭关不久,有人在背后议论,对爷爷颇有不敬之词,我爹斗气与始作俑者过招,本意点到为止,却不料对方存心不良,趁我爹收招时重创了他,因此他心灰意冷离开天香门并退出了江湖。”     “原来如此。”我回复道,“换了我也一定跟天香门不共戴天,别说援手了,我还落井下石呢。”     窦蔻苦笑了一下,无从辩驳。     “窦大侠,无论你与天香门有什么过节,令尊的话你也不听么?”我问道。     “你用家父的话来挤兑我也没用。”窦天启摇头道,“我曾以一家老小的性命立誓不再与天香门有任何瓜葛。”     “我从令爱处得知阁下立誓不与天香门门人说一句话,但这也不是难事,我可以当中间人替你传话。”我说道,“更何况你一旦前去援手,肯定不止说‘一句话’啊。”     “这岂不是自欺欺人?”窦天启不屑地说道,“算了,你不用再劝我了,我决计不会答应。”     我又一次陷入无言以对的境地,转头看了看窦蔻,她亦是一脸无奈。